王羲之《奉橘贴》讲解

《奉橘帖》,或谓与《何如帖》为一帖。理由是褚遂良《右军书目》“行(草)书都五十八卷”第六卷载有“羲之白,不审尊体比复如何,五行”一帖。《奉橘帖》若与《何如帖》相合,正为五行。这恐不足信,理由是奉橘帖的风格与《何如帖》并不一致。

此帖虽只十二字,但实在是好!

在王羲之尺牍中,除早期作品《姨母帖》外,鲜有中宫一例宽博者。此帖中宫宽博,雍容大方,而整体感觉冲淡静好,富于情韵。

《奉橘帖》,摹本,纸本,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
释文:奉橘三百枚,霜未降,不可多得。

首行上重下轻。“奉橘”二字粗重,提振精神。

“三百枚”三字笔画少,间距大,点画珠圆玉润。“三”第三横缩短,有意引出纵势;“百”运用草书写法,上横不伸展,亦有意取纵势;“枚”左右皆简,也是为了纵势,三个字间留白较多,而留白皆活。

“霜未降”为又一节,“霜”字“雨”、“相”间似离似合,“木”、“目”间似离似合,遂使全字松活而不懈怠;“未”两横间距离较大,笔势略同,而左右错落,下两点极力宕开,重按而轻推,遂使极瘦极简的“未”字,不仅宽绰松活,而且字内处处有机锋、处处可读;“降”的写法一以贯之,左直而右欹,右部似迎似让,左右既联系紧密,又无拥塞之感,而且中部留白,恰好照应下一个“未”字。

 

 

从行列字组上看,最末的“未”字独立为一组,若沿用上一个“未”的写法,则“霜未降未”构成一组纵势,亦未尝不可,但似乎就略欠变化。此字竖钩变弧钩,末笔长点,正合收煞之意。

第二行“可多得”三字有残损,仍可见其大致。提笔轻写,随心流走,一种畅快怡悦之感,油然而生。依稀可辨的“多”字,回环之中,轻灵洒脱。“得”字有些细部不清,细看好像此字曾经残损修补,然而不妨欣赏其多姿多致。左竖向笔画与右竖钩,各有一波三折之致,心手双畅;“日”中间短横及末笔点,轻松而沉静,似脉脉而有情。“可多得”三字,最有韵律之美,其灵巧妥帖,超越想像之外。

王献之有《送梨帖》,与《奉橘帖》颇神似,可证献之克绍箕裘,或者如李白黄鹤楼题诗,将欲胜之耶?

读诗文佳句,满足享受之余,佩服诗人作家有“人人心中有,人人笔下无”的能力。其实,哪里是人人心中有啊?有一重敏感,有一重情味;有一重才分,有一重天地,正是他们的揭示、创造,才开示我们外有旖旎之境,内有锦绣之心,世界因之而美好。

人已赞赏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